离殃渊

夜夜夜夜


没有剧情,只有废话的无脑小甜饼

—————————————————————

       夏天的夜晚总是不会安静的,不论是因为窗外的蟋蟀还是因为屋内的黄少天。

       月过中天,整栋宿舍只有一间宿舍还亮着灯,透过窗帘隐隐可以看到两个少年的身影,一个伏在电脑桌前不知捣鼓着什么,另一个侧坐着身子,单手撑着头,凝视着电脑桌前的少年。
      “文州文州,这就是我的银武,只属于我的冰雨,不得不说我大蓝雨出品银武真绝对精品啊,自带速度加成,质量又小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简直为我量身定做,而且你看这特效,这逼人的蓝光和你的灭神诅咒一起,肯定比王杰希那扫帚乱七八糟的颜色好看多了,你说是吧文州...文州?”
       滔滔不绝的黄少天话正说到兴头上,扭头一看,却瞧见身侧的少年头像啄米的小鸡一般一点的一点往下垂,眼镜半睁不睁,侧向自己的身子却努力保持着笔挺。
       黄少天噤了声,又有些想笑,没想到白日里精明的喻文州也有这么迷糊的样子。喻文州是标准的南方人面孔,白皙温润,眼里总是自带三分笑意的眼,嘴角总是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五官不能说很出众,但却舒服,而且耐看,比如黄少天就那么直愣愣地盯着喻文州昏昏欲睡的模样足足5分钟。

      为什么一个直男会盯着一个男生的睡颜看那么久?哦,因为黄少天是弯的,黄少天很清楚他喜欢喻文州,可是喻文州不知道。

      仿佛手突然脱力了一般,喻文州的头猛地往下一垂,黄少天恍然回神,下意识伸手一接,少年光滑的手臂带着微凉的温度落在了黄少天的手中,喻文州仰头半眯着眼看着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黄少天,一时间忘了为自己睡着事道歉,嘴角勾起戏谑的笑,身子猛地往上一倾——近到能感受到黄少天有些急促的呼吸,开口道,“少天,我有那么好看吗?”
       黄少天感到血液突然都以十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了脑部,他甩开握在喻文州手臂上的手,站起身,背朝喻文州,手足无措地说“哈哈因为文州这么迷糊的样子很少见啊刚刚我居然没拍照真可惜啊哈哈哈”
      “哦?少天看我看得入神得连让我出糗的机会都没抓住啊?这么容易抓的机会都没抓住,真不像你啊少天”喻文州环抱着手臂,绕有兴致地看着黄少天通红的耳背,
“哈哈,是啊,下次我一定抓住机会,发群里让所有人都好好看看...”
“啊——少天你还...”
       “啊啊,不知不觉就这么晚了啊,对不起啊文州我今天太兴奋了,居然拉你到这么晚,你也困了吧,快点回宿舍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训练呢,对训练。”黄少天害怕喻文州又调笑他赶忙截断他的话语。
      “可是——”喻文州说着站起了身,“明天是周六呢少天,”一步步走到黄少天背后,双手放在背后,身体前倾着凑到黄少天耳边,“而且,你刚刚拉我走得太匆忙,我宿舍钥匙落在训练室了”

     为什么一个直男和男生说话要靠那么近?哦,因为喻文州也是弯的,他喜欢黄少天,可是黄少天并不知道。

     黄少天头也没回地飞快走到床边,靠里躺下,说“那就在我这将就一晚吧,我我我突然好困啊,睡了睡了,文州晚安!”
     内心依旧无法平复的躁动让黄少天感到不安,不就是说话近了些吗,不就是一起睡一晚吗,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有什么好紧张的,没什么好紧张...黄少天一遍遍地给自己洗脑,喻文州无奈地看了眼装鸵鸟的某人,上床关了灯,轻轻地说了句,晚安,床上的两人各自怀着自己的小心思,咚—咚—咚,静谧中不知是谁的心跳无以平复。

       过了很久,里面的人闷闷地开口了“...文州?睡着了吗?”喻文州睁了睁眼,没开口,黄少天松了口气,继续说到,“我是挺怂的,只敢趁你睡着的时候说,文州...队长,其实我今天不仅仅是因为获得了自己的银武而高兴啊,你是蓝雨的队长了,是索克萨尔的新主人,我更为我们马上就能并肩作战而高兴,不是因为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即将开创蓝雨的新未来,而是因为黄少天和喻文州有了新的未来,共同的未来,我们都期待太久了呢。”
       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黄少天翻了个身,闭着眼转向了喻文州,“队长,未来请多指教,有你,挺好的。”喻文州弯了弯嘴角,重新闭上眼,对着空气无声地说“请多指教,我,喜,欢,你。”
   

—————————————————————
       只是,那时躺在床上的两个少年都未知晓

       三赛季后的他们又一次像这样躺在床上,笑着看着彼此眼中的自己,缠绵地交换彼此的呼吸,十赛季后的他们再一次像这样躺在床上,疯狂地想将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很多很多年后,他们依然像这样,在一个个夜晚静静地躺在彼此身边,相拥入睡,将流年悄然沉淀。

       嘘——不过不用现在急着告诉他们,长长的路要让他们,慢慢地走,现在,我们只用说,17岁的少天,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4)